法克咪 fkmi51.com
法克咪 web.fkmi00.com

妓女桥

都市   2022-01-25   

  我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。说实话,我并不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,眼睛不大,嘴唇也厚了点,唯一值得提及的也就是我的身材,或许饱满的乳房和浑圆的屁股是我能过到现在的唯一本钱吧。 

  我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上衣,没戴乳罩,下面穿着短牛仔裤衩,松糕拖鞋,然后把避孕套、卫生巾、零钱、装到口袋里,我再次对着镜子看了看,扭扭嘴,走出家门。 

  ……在和平路最繁华的地段有一座人行天桥,学名叫‘三星桥’,因为当初建造的时候是由在华的韩国三星电机有限公司掏钱建造的。这座桥可能有3年了吧,建造得很好,很结实,全部都是钢筋结构。 

  入夜,十点以后,在三星桥的两边就会出现扫街的小姐,我便是其中之一。每天都是如此,小姐们换了一拨又一拨,总有新的小姐出现,所以背地里人们把‘三星桥’称为‘妓女桥’。 

  ……我慢慢的在桥上溜 着,不时的和几个同行的小姐打招呼,其实也就是点点头而已,俗话说‘同行是冤家’,干这行尤其如此,如果男人只有一个,玩谁谁就能挣这个钱,出来做,谁不想多挣两钱呢?所以,在这里经常发生小姐打架也就不奇怪了。 

  唯一一个和我聊过的,是个花名叫‘红春’的女人,她好像28、9岁了,带着一个孩子,老公已经出走5年了,临走的时候什么也没给她们娘俩留下,只留下一笔巨大的赌债,后来有人上门讨债,红春没办法,卖了仅有的一个独单,带着孩子住在姥姥家,红春没工作,又欠许多债,孩子还 要钱,姥姥也有病,几下夹击,红春就干起了这个营生。 

  ……今天的天气不错,秋高气爽,站在桥上向前望去,宽阔的马路上车来车往,两边的路灯也十分明亮,远处,高耸大厦上的灯光点缀着城市的夜景,好一片繁华景色。 

  我正看着夜色,后面有人拍了我一下,我回头一看,一个高挑的女人,和我一样的长长披肩头发,白色的上衣,皮短裙,还穿着白色的丝袜,脚上也是流行的高跟凉鞋,她就是红春。 

  说实话,红春比我长的漂亮,个子也比我高,只是身材差了点,乳房一般,屁股也不够挺,我们经常开玩笑的说,如果我和红春能把各自的优点都长在一起就好了,那样的话,妓女桥上我们肯定是最红的。 

  红春眼睛里带着笑,我问她:“这两天你死哪去了?” 

  红春笑着说:“大爽,我告诉你呀,我买彩票中奖了!这几天我给自己放了假,带孩子好好出去旅游了一次!孩子也跟我说了好几次了,我一直没钱,这次总算还了他的心愿。” 

  我笑着说:“中了多少钱?” 

  红春笑着说:“整整1000元的大奖!” 

  我一撇嘴,不在乎的说:“哇!你别老土了,1000元还叫大奖?!最高可是500万呀!” 

  红春乐呵呵的说:“不少了,不少了,够我干好些天的了。” 

  说完,红春从口袋里掏出香烟,点上一支。 

  夜色逐渐深沉,桥上的小姐也多了起来,藉着夜色的掩饰,有钱的男人们也开始行动了。三三两两的男人从桥上走过,我和红春隔着距离与男人们对眼神,我们不像那些小姐,有的小姐就好像多少年没尝过鸡巴似的,一见男人,不论老少都要往人身前凑合,往往弄得男人转头就走,我们只是很安静的站在那里,等待着男人的挑选。 

  经常是这样,男人们甩开桥头的那几个讨厌的小姐,走到我们这边便慢了下来,然后主动一点的男人就过来问¤格,要不就是他站在那里使劲盯着你看,这时,我们就会主动的走上去问,如果有意思,大家就好谈¤格了。 

  我和红春站在桥上,前面过去的几个男人的眼神都不对,我们也没上去,这时,走过来一个小个子男人,男人走到红春面前仔细看了看她,红春凑过去问:“先生, 要特殊服务吗?” 

  小个子男人忽然笑了,说:“多少钱?”红春一听有门,拉着男人的手小声的和他嘀咕起来,一会,红春便挎着男人的胳膊走下桥去,从我面前路过的时候她偷偷的冲我挤挤眼,我冲她一笑。 

  我和红春都占用着距离妓女桥不远的一片临建房,那是一个已经荒废了许多年的工地,听说开发商骗了怠行的贷款以后卷包跑了,刚刚打完地基的工地便荒废下来,那边有许多临建房,正好可以让我们使用,反正不花钱。当然,如果男人有爽的地方,那更好,如果没有,就在临建房里爽,桥上的许多小姐都使用那个地方。 

  我看着红春挎着男人的胳膊消失在那片临建房里,心说:男人呀,还是看模样,然后才是身条,只可惜我的模样一般,如果我有红春那样的模样,我肯定比她能挣钱。 

  我正想着,一个男人走了过来,打老远就盯着我看,我注意到他,心情忽然好了起来。 

  我看着他,慢慢的走过去,小声的问:“先生, 要特别服务吗?” 

  这个男人的个子比我高点,带着眼镜,很文气的样子,大约30多岁,他听完我说话,点点头,然后说:“¤格多少?” 

  我急忙靠过去,拉着他说:“¤格好商量,一次150,带口活儿。” 

  男人听完摇了摇头,说:“我听朋友说,官¤都是100的,太贵了。”说完,他就想走。 

  我急忙跟着他,小声的说:“哎,别走呀,¤格可以商量的,我的经验丰富着呢,又年轻,有活力!保证让您爽歪了,别走呀?” 

  男人的脚步慢下来,回头看看我,一伸手比画了一下,对我说:“80!我只给这个¤。” 

  我想了想,一咬牙,笑着说:“行,咱们走。” 

  说完,我挎着男人走向那片荒废的临建房……我带着男人,走过几个临建房,一听里面有动静的就知道正爽着呢,我拉着他到了一个房子里,里面不太黑,但有潮湿的气味儿,男人把我的上衣撩起来,一手一个乳房使劲的捏弄着,我轻声的哼哼着,下面用手解开他的皮带掏进他的裤裆里摸着鸡巴,男人的鸡巴属于那种中等的,反应挺强烈,一摸就挺了。男人问:“喂!你叫什么?” 

  我笑着说:“我叫大爽。” 

  男人笑着说:“好名字,你浑身都爽,摸着都爽,大爽,把裤衩脱了,我抠抠。” 

  我脱掉裤衩,光溜溜的站在那里让男人的手在我的 里抠着,我轻轻的撸着他的鸡巴,嘴里哼哼着。一会,男人抠爽了,对我说:“来,叼叼鸡巴。” 

  我心说:没看出来,还挺职业的,连圈子里的术语都懂。 

  我蹲在地上,抬头看着他,笑着说:“带套叼?还是不带套叼?” 

  男人急忙一摸裤子口袋,愣愣的说:“坏了,忘带避孕套了。” 

  我笑着说:“没关系,我这里有,免费赠送。”说完,我拿起短裤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避孕套。 

  男人见我有东西,笑着说:“真他妈的!打仗竟然忘带枪了!”然后他看着我说:“算了!套子一会崩锅儿的时候再用,你就这么光着叼叼。” 

  我蹲在地上,把他的鸡巴含在嘴里快速的唆了着,干这个,时间就是金钱,只要男人出一次,就算一锅儿,如果还想玩,就再掏80元,所以我希望能用口活儿就把他叼出来,我左右伸缩着头,快速的用嘴撸着他的鸡巴,舌头在他的鸡巴头上打转,这一系列的动作,刺激得男人‘嘶嘶!’的直喘气,叼了一会,男人忽然对我说:“停!等会!” 

  我吐出鸡巴,只见他用手掐着鸡巴根,饶是如此,他的鸡巴还是‘登登’的干挺了两下,差点没射出来。 

  男人拿过避孕套扔给我,我打开,给他带着,男人长长的出了口气说:“行啊!你口活儿还真地道!扫街都可惜了,刚才差点没吐了(吐了:射精)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