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克咪 fkmi51.com
法克咪 web.fkmi00.com

花好月园- 第127章 最浪漫的事

都市   2022-01-25   

  看着怀里哭成泪人的小女人,肖石既心疼,又感动,更头痛。常妹还是那个常妹,还是那个简单直接、喜怒随心的小女人。在经历了自己落榜分手、查分考中的一连串打击和愚弄之后,常妹仍然操持着至情至性的本我,他不知该失望还是该欣慰。

  他欣慰,愿意曾经的常妹继续有血有肉的活着。

  肖石将小女人扶起,望着她道:“常妹,先别哭了,听我说两句好不好?”

  “你想说什么?”常妹抬起头,用手背在脸上划着鼻涕眼泪,哭哭啼啼道,“你现在心里一定很得意是不是?你一直在等着看我的笑话呢,是不是?你现在终于得到机会了,是不是?”

  “我……你瞎说什么!”小女人一连串是不是,他不知道答哪个好。

  “我怎么就瞎说了,本来就是嘛!”小女人擦着眼睛,越说越伤心,“这么久了,你从来没找过我,从来没打过电话,你到处说什么从来没怪过我,其实你一直都没原谅我,你一直在盼着这一天!”

  “我盼什么了我!我没怪过你,那是因为我不认为你有错;你既然没有错,那就谈不上原谅不原谅!”这个小女人,不见面想想还挺难受,见了见还真闹心,肖石脑袋直大。

  “那是因为你根本就不在乎我!”常妹推开他,打量他一眼,苦道:“你看看你现在,家里有个小女人待候着,外面有个老女人罩着,你天天开个破车,还穿成这样。你你你……你哪还会在乎我呀!”

  小女人伤心气恼,啥话都说,肖石头昏脑胀。

  “够了!”肖石低喝一声。

  小女人一怔,肖石刚要说话,常妹哗地一声,眼泪又流了满脸,闷头就向前扑,“肖石,我真不是故意跟你分手的……”

  “咱不谈这个行不行!”肖石伸手拦住,打断道:“常妹,你先听我说两句,好不好?”

  “好吧,你说吧。”常妹抽抽搭搭。

  可得到说话机会了,肖石暗叹一声,正色道:“常妹,结婚嫁人是一辈子的事儿,应该慎重选择,你现在跟我赌气,用这种儿戏的方式决定自己的终身大事儿,不仅是给我添乱,更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!”

  “我负责又能怎么样!你都已经不要我了!”常妹苦泪涟涟,伤心不已,大声道:“让我跟别人,我还不如死了呢!”

  “常妹,说了不谈这个?”肖石摊开双手,万般无奈。

  “干嘛不谈!”常妹抓奋斗目标他双臂,仰着头道:“肖石,你知道我讨厌李文东,你要是狠心把我推给他,我这辈子……这辈子都会恨死你的!”

  “谁把你……”常妹这话客观上挺有技巧。肖石头都要爆了,差点儿把自己绕进去。“常妹,明天就要开庭了,周大嫂危在旦夕,事情总得有个轻重缓急,我破案也需要时间嘛!再说了,李文东急着跟你结婚摆明了是个奸计,你这么做是在配合他对付我!”

  常妹傻愣了一下,但还是赌气道:“我不管!你以前破案不是挺快的嘛!反正我现在信任你了,你要是明天抓不住他,后天我就跟他去登记,我全都跟他说好了!”

  “你……唉!”肖石本想说你信任也分个时候,该信任的时候信任,可常妹脑袋从来一根筋,说了也没用。

  “我跟你说完了,我……我走了!”常妹说要走,却没动,巴巴地望着他,她在等爱人一句肯定的、让她鼓舞的话。

  肖石看了看她,悻悻问道:“你后天什么时候去登记,在哪个登记所?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,你难道……”常妹一愣,哗,眼泪又要往下流。

  “行了!”肖石将小女人喝住,气道:“我的意思就是明天打完官司连夜破案,然后到那个地方阻止你,你满意了吧!”

  这太浪漫了!太幸福了!太那个了!

  常妹欣喜若狂,立刻走上前,喜滋滋道:“肖石你真的会当着他的面把我抢回来吗?”嗯,这个桥段跟好多爱情电影一样,小女人虚荣心这个满足。

  “哎,你先等等!”肖石将她推开,冷冷道:“我提醒你,不是抢回来,是阻止,然后你该干嘛干嘛,愿意跟谁登记就跟谁登记,跟我没关系!”

  “怎么没关系啊!”小女人把自己贴上去,又羞又喜,“肖石,你在登记所把我抢回来,那就是最浪漫的事儿,我以后……一定什么都相信你,你说太阳是方的,我也信!”

  肖石苦笑不已,没说话,脸上却一片忿忿然。

  他想好了,你李文东王八蛋卑鄙不仁,也别怪我无耻不义,管他破不破案,先把人弄走,去掉后顾之忧。以小女人的性格,他去登记所抢人,肯定会臭美的把亲妈都忘了,你李文东算老几,什么赌约不赌约的,自然作废。至于弄走之后,嗯,虽然头痛,可以再做工作,总比嫁个杀人犯强。

  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到时候我等你哦!”常妹说了时间地点,交待了一句,转身要走。

  终于靠自己的努力争取回来了,小女人一扫几个月的阴霾,满怀幸福地拉开门,就看见杨洛浅笑着站在门口。

  门里门外,两人相对。

  “常姐你好,好久不见。”杨洛道。她已经来了好一会儿,在门口站了半天了。柳眉也躲在大文件夹后面,一直在听着,正一脸兴奋地等好戏上演。

  “你!”常妹一怔,肖石忙上前道:“小洛,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我……我给你送早饭来了。”常妹正堵在门口,杨洛进不去,只得看了她一眼。

  “看什么看,有什么可看的,这里又不是你家,你还想赶我走啊!”常妹虽然心虚,但在爱人怀里哭闹了一场,已经找回了一大半当初的感觉,说话底气也足了。

  杨洛笑笑没说话,往旁边让了一步,把路闪开。

  “记得去抢我哦!”小女人回头看了看爱人,又对杨洛“哼”了一声,趾高气扬的走了。

  肖石摇头叹息,杨洛进门。

  两人坐在长沙发上,肖石吃饭,杨洛歪头在一旁看,盯盯的看。肖石吃了一会儿,被杨洛看得直别扭,忍不住问道:“干嘛这么看我?”

  “没有啊!”杨洛扁了扁嘴,肖石暗暗叹息,又问道:“你怎么不问我昨晚为什么没回去,为什么她会在这儿?”

  “你不是说考虑案子,常姐嘛,我刚刚听了你们的话,她应该是刚来吧。”杨洛看着他,微笑解释。肖石打量了他一眼,道:“你不是最担心她跑回来吗,怎么好象不在乎了?”

  “嗯----!”杨洛低头笑了一下,又抬起道:“肖石,假如是凌姐,我可能会吃醋,她嘛……”杨洛把头别到一旁,不说了。

  得,常妹连做情敌都没的资格了。这个杨洛,哪来这么大自信心,肖石无语了。杨洛想了想,探了一下头道:“肖石,你们刚刚说的都是什么呀?又是嫁人又是破案的!”

  “都是工作上的事儿!”肖石随便答了一句。

  “能跟我说说吗?”杨洛看着他,弱弱地问了一句。

  “你问这个干嘛?”肖石歪头问,杨洛似有些委屈,扁着嘴道:“你能跟凌姐说,为什么不能跟我说说啊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跟她说过?”

  “我猜的,你肯定什么都跟她说。”杨洛酸溜溜的。

  肖石想了想,把案情简单介绍了一下,杨洛凝神想了一会儿,问道:“就是说,那个李什么东杀了人,如果你明天不能抓他,常姐就要跟他结婚是吗?”

  “对,就是这样。”肖石叫惊地打量了他一眼,他并没说常妹的事儿,都是她在门外自己听的,这女孩儿的总结能力挺强的,一句话就抓住核心了。

  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杨洛盯着他问。

  “还能怎么办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!”肖石吃着东西,很平静的道,“明天就出庭了,她胡来,我不能陪着她胡来。”杨洛盯盯望了他一会儿,忽然道:“肖石,你做得对,我相信你明天打完官司肯定能想出来。”

  “你倒对我有信心,我自己都没信心。”

  杨洛很认真的道:“因为两个事情你都放不下,意识里总是瞻前顾后,等明天的官司完了,你集中精力应付一个,我绝对相信,你很快不会想出来。”

  肖石没说话,斜眼奇怪地打量着她。

  “你不用这么看我。”杨洛轻轻一笑,道:“我虽然不想她回来,但也不能眼看着她跟个杀人犯过一辈子。”

  肖石心头充满感慨,依旧没说话,杨洛看着他,欲语还休道:“嗯,想不到常姐还是那个性格,一点儿没变。肖石,我相信……你也不会变吧?”

  肖石很无奈摇头,叹道:“你放心吧,我答应你的事情,不会违背的。”

  “我不是那个意思!”杨洛有些发窘,弱弱地辩了一句。

  “行了吧,你就是那个意思!”肖石歪着头,没好气的说。

  “嘻嘻!”杨洛抱住他手臂,把头贴在他肩上,“大不了明天我帮你一起想嘛!”

  “得!你还是别帮我了!”肖石把手臂抽出,悻悻然道:“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!”

  “干嘛这么说人家!”杨洛又抢回抱上,歪着头问:“我要是真帮上忙,你给我什么奖赏!”

  “你能帮上什么忙!”

  “我是说假如嘛!”

  “你真帮上的时候再说吧。”肖石吃完了,把饭盒放在一旁。

  “那好,就这么说定了,你可不许赖皮喔!”杨洛心里美滋滋的,其实她有个小小的想法,一直没得空说,但她相信肖石肯定能成功破案,想借肖石的高兴劲提出来。

  哼!只要你想出来了,我给你削几个苹果,也得算是帮忙,看你怎么办!

  肖石没在意,杨洛一向喜欢先弄个什么承诺,需要的时候拿出来用,不过这次不同,他才不相信杨洛会在破案方面帮上他什么忙。

  生活总是充满令人惊喜的意外,尤其是侦破工作,一个小小的提醒,一句不经意的语言,都有可能成为破案的关键,肖石绝对想不到,杨洛不仅帮上了忙,还会在关键环节上起到作用,在不久后的那一刻,我们的杨老师会要求什么样的奖赏呢?我们拭目以待。

  两人又闲聊了两句,杨洛拎着饭盒走了,肖石认真的做次日出庭的准备,这是他职业生涯的第一次出庭,他不敢奢望一炮打响,但总希望有些不同的效果。

  下午五点钟,小方和柳眉都先后离去,肖石穿上外套,也准备回家,这时,手机响了,他掏出一看,居然是李文东。

  “石头,忙啥呢?”李文东的声音还很轻松。

  “没忙啥,瞎忙。”肖石接通电话,心情复杂,“东子,咱好长时间没联系了,今天怎么想起我了!”

  “不是不联系,是不敢联系。”李文东叹了一口气,颇有感慨地道:“人的地位不同了,有些话也不方便说了,有时候想想,见面还不如不见,你说是不是?”

  李文东弦外有音,肖石只有叹息:“话不能这么说,想当初你是公安局的大主任,我只是个修车的,我们不一样把酒言欢!人的感情不一定跟地位有绝对关系。”

  “呵,你现在也是主任了,虽然部门不同,但地位总相同了,我们总算又接近了。”李文东笑了笑,爽快的道:“怎么样,石头,出来聚聚,今天我请客!”

  肖石平静地道:“没问题,你说地方吧。”